女神姐姐的贴身高手

更多稳定更新的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正面交锋

第三百一十六章 正面交锋

更新时间:2018-09-01 20:11:43

  从教室出来,牧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想到这个董雁冰真的对他有意思,可是当初在夏城的时候,这个董雁冰对自己还是冷若冰霜,每次见到牧羽都没有一副好脸色,就像牧羽欠着她的钱一样,这才过了半年多,没想到竟然对自己的态度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牧羽此时走在去北影的路上,他是想要考完试一起去接今天同样考试的姐姐牧绵和田萌萌。想着马上就要回青城了,总不能三个人在路上还依旧维持现在的这个状态。

  就像平时普通的婆媳关系,都需要一个中间人来调解,那就是婆婆的儿子,老婆的老公。所以在田萌萌和姐姐牧绵之间,牧羽自然而然就成了这个中间人。

  因为大多数的学生都在考试,所以校园里此时几乎没有人。就在牧羽向学校外走着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一股暗劲慢慢的变强。这个是修行之人特有的感觉,能在一定的范围能感受到同样为修行之人所散发出来的能力和修炼等级。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牧羽在转角的地方看到了早在那里等待着的邹越。

  “邹大少爷,又见面啦!”牧羽冷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这是在等那个美女呢?”

  此时眼前的邹越,牧羽已经明确的感觉到和上一次在秋季运动会时候见过的那个邹越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牧羽知道邹越身体内没有大灾难系统,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修行,整个人的气质和内在的能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改变。

  牧羽没能想到邹越竟然和自己在这个时候正面交手,难道说他就是青龙帮第二波派出来的人?

  “在等一个不自量力的人!”邹越冷冷地说道:“你在京城可谓是过的风生水起啊?”

  “没有没有,邹大少爷言重了,只不过是维持生活而已!”牧羽说道,但是他现在能明显的感觉到彼此之间孕育而生的那股戾气。

  “田大小姐最近康复了吗?”

  此言一出,原本平静的牧羽顿时激动起来。紧皱着眉头大声喊道:“我就知道萌萌中蛊和你有关系!”

  “我可没说和我有关系,我只不过是关心关心!”邹越不屑的说道:“没想到堂堂南方地区白鲨帮的大小姐,竟然身边都没有一个保镖,还真的是低调!”

  邹越的话刚一说完,牧羽的脚下早已经应运起凌波微步,以极快的速度向邹越冲过来。

  看到牧羽这个状态,邹越表面丝毫没有慌张,反倒身体也极快的向左一倾斜。不费吹灰之力的便躲过了牧羽的这一个砂锅大的拳头,这一拳被躲过去,很显然出乎了牧羽的意料。

  “太慢了!”

  牧羽刚站稳住脚跟,便听到了邹越嘲讽的声音。紧接着牧羽便感觉到自己背后一阵酸痛,原来邹越的拳头已经落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此时的牧羽也丝毫不示弱,咬着牙将自己的右脚送出去。一技佛山无影脚直直的向着邹越的大腿处便踢了出去。

  如果刚才邹越的这一拳因为临时反应没有使出全力的话,那牧羽这一脚可是实打实的落到了邹越的大腿处。被这一脚击中后,邹越顿时咧着嘴弯下腰去。想必这一脚下去,邹越大腿上的皮肉早已经青紫了。

  “是不是邹大少爷把我想的太简单了!”牧羽看着疼的直咧嘴的邹越轻蔑的说道,但是他不敢做任何的松懈,一般看电视主角打斗的时候,废话多的一般都会先死。

  牧羽看着邹越的头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牧羽知道自己这一觉下去有多重。来不及多想,牧羽提着拳头便向着邹越身前冲去。

  一眨眼的功夫,邹越只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气压越来越低,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牧羽一拳下去,邹越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地上瞬间升腾起一股灰尘,邹越躺在地上不停的捂着胸口咳嗽。

  见邹越已经完全抵挡不了自己的攻击,于是便想乘胜追击。所以牧羽便向着邹越倒下去的方向直冲过去,经过刚才邹越所说的话,牧羽大概能猜到,之前田萌萌中蛊的事情和眼前的邹越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怪不得之前他们去苗寨,带着解青虫蛊的青虫和岳阳在回程的路上遇到了身上有龙图腾刺青的那群杀手。早在那个时候牧羽就应该猜到,先前田萌萌中的蛊和眼前这个人以及他背后的黑龙帮有着极大的关系。

  只不过那个时候牧羽一心想要赶回来给田萌萌解蛊,赶到京城之后就一直忙着其他的事情,索性将这个细节给忘记了。但凡是牧羽能想到一丝丝这个线索,今天恐怕就不是邹越来找牧羽的麻烦了。

  夹杂着仇恨和痛苦的一拳,牧羽狠狠的向着邹越冲了过去。牧羽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到当时危在旦夕的田萌萌,又想到他们在苗寨里差点回不来,牧羽的心里油然而生出一股怒火。

  就在牧羽快要靠近邹越的时候,只见邹越的眼睛也像是之前的那些身上有龙形图腾文身的人一样,慢慢的泛起了红色的光芒。

  牧羽仅仅是稍作迟疑,只见邹越向后猛的一撤,但还是未能逃出牧羽的攻击范围。但是牧羽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邹越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匕首,寒光在太阳的反射下直射进牧羽的眼睛里,牧羽下意识的闭眼,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动作让进攻的速度慢了一分。

  牧羽此时脑海中默念:刺不到我,并且还被我击中。

  其实单凭牧羽看到的这个角度,邹越的匕首刚好刺进他的身体,他之所以在心中默念,其实也是在赌博。他想利用自己灾星的体质进行预言,让事情的发展顺遂自己的心愿。

  “呲——”

  就在牧羽一拳击中邹越的时候,牧羽上半身的衣服也被邹越手中的匕首给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匕首划开的伤口一下子渗透了牧羽上半身的衣服,火辣辣的疼痛刺激着牧羽的神经。

nvshenjiejiedetieshengaoshou/660 nvshenjiejiedetieshengaoshou/660

发红包了!打开你的支付宝,搜索红包码“249005”疯狂抢红包!

今日最新淘宝大额优惠券,点击领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